新浪快遞國內客户端

古爾納得知獲諾獎:一開始以為是惡作劇

古爾納得知獲諾獎:一開始以為是惡作劇
2021年10月08日 08:09 澎湃快遞國內

  原標題:古爾納得知獲諾獎:一開始以為是惡作劇

  “這是一種被他人理解的快樂,一種説服的樂趣。”

  在2021年10月7日揭曉2021年諾貝爾文學獎後,阿卜杜勒拉扎克·古爾納接受了諾貝爾獎官方的電話採訪。採訪人是亞當·史密斯(Adam Smith)。

  “那是一種吝嗇,”古爾納這樣描述一部分歐洲人對待難民的態度。他説,“歐洲人湧向世界並不是什麼新鮮事”,他認為那些尋求救助的人也應該被視為“擁有才幹、能做出貢獻的人”。這段簡短的採訪是在古爾納得知自己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後錄製的,他表現得相當驚訝。“我剛剛在想,‘我想知道誰會得到它’,”古爾納説,“我以為這是一個惡作劇,真的。”

來源:諾貝爾獎官網 Ill. Niklas Elmehed © Nobel Prize Outreach.來源:諾貝爾獎官網 Ill。 Niklas Elmehed © Nobel Prize Outreach。

  採訪記錄:

  採訪記錄:

  古爾納:嗨。

  史密斯:你好,請問是阿卜杜勒拉扎克·古爾納嗎?

  古爾納:是的,是的。

  史密斯:嗨,我的名字是…

  古爾納:我剛才在電腦上看公告,請問你是?

  史密斯:我是諾貝爾獎網站的亞當·史密斯。您方便接受採訪嗎,還是想繼續看頒獎公告?我不想打斷你。

  古爾納:好的,你想怎麼做呢?聽公告員的話沒太大意義,因為我相信我很快就又會聽到他們的。

  史密斯:你一定會再次聽到的。我想這就是他們要傳達的信息,不是嗎?你的生活將馬上發生巨大的改變,就像即將到來一場洪水。你覺得你的未來會如何發展?

  古爾納:嗯,我還在考慮。我想這是不可避免的,這是一個,相當有分量的獎項。好吧,我相信我能從容應對。

  史密斯:你是如何得知自己獲獎這個消息的?

  古爾納:有人給我打過電話……不好意思,常任祕書的名字是什麼來着?

  史密斯:馬茨·馬爾姆(Mats Malm)。

  古爾納:沒錯。他大概十到十五分鐘前給我打了個電話,我還以為是惡作劇,真的。因為你知道,這些事情通常會提前幾周,有時是幾個月通知你,所以我一開始根本沒這個想法。我只是在想“我不知道誰會得獎”。

  史密斯:確實,確實。他是怎麼説服你的?

  古爾納:嗯,他一直小聲説話,然後我……然後我……然後他告訴我關於那個網站,瑞典學院的網站,我説“我一會兒去看看,不過再多告訴我一些吧”。所以他就一直很淡定地説着,最後我還是在想“我要一直等着,直到我看到,或者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再説”。這就是我接受你採訪的目的。所以……

  史密斯:嗯,就是這樣。這是真實的。

  古爾納:沒錯。是的,的確如此。

  史密斯:你知道,我只是……關於諾貝爾獎……

  古爾納:對不起,有電話打進來了。

  史密斯:當然了,這就是為什麼我這麼快就找你的原因。希望你不要介意。如果你能陪我聊幾分鐘那就太好了。

  古爾納:我能跟這個(打電話的)人説幾句話嗎?

  史密斯:當然可以,當然可以。

  古爾納:你好……我猜你剛剛聽説了這個快遞國內?我正在跟瑞典學院的人通話,您可以五分鐘後給我回電話,好的,再見。嗨,你還在嗎?我想剛剛那是BBC的來電。

  史密斯:是的,他們當然會想和你聊聊,每個人都想和你聊聊。在這一段獲獎引文説到你看待“難民的命運”和“文化與大陸之間的鴻溝”的方式。現在顯然是一個特殊的時刻——我們正處於難民危機之中。你能説説你是如何看待文化之間的差異的嗎?

  古爾納:我不認為這些(文化上的)分歧是永久的或不可逾越的。當然,人們一直在世界各地流動。特別是非洲人來到歐洲,我認為這是一個相對較新的現象,但當然,歐洲人湧入世界並不是什麼新鮮事。這種現象我們已經經歷了幾個世紀。所以我認為對於歐洲,對於歐洲的許多人及國家而言很難與難民妥協的是他們的一種吝嗇。坦白地説,這些難民來到這裏是出於第一需要,因為他們有東西可以給予,他們不會空手而來。他們中的許多人都是有才華、充滿精力的人,他們有東西可以給予。這可能是另一種思考方式。你不應該僅僅把這些人看作是一無所有的人,而是要想成是你在為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提供幫助,同時也是在為那些可以做出貢獻的人提供幫助。

  史密斯:非常感謝。還有一件事——每年的諾貝爾獎都把科學家、藝術家與作家的宣佈聯繫起來。科學家們傾向於將他們的工作描述為遊戲,是一種探索的樂趣。這也是你寫作時的感覺嗎?

  古爾納:嗯,當我完成的時候我感到很高興![笑]但是,是的,很多東西顯然是有強迫性的。你知道,作家們堅持了幾十年——如果你討厭它你就堅持不下來。我想這是一種製作的樂趣,精心製作的樂趣,把它做好的樂趣,但這也同時是一種把東西表達清楚的樂趣,一種讓他人理解你的樂趣,一種陳述的樂趣,一種説服的樂趣,諸如此類。

  史密斯:非常感謝。我得説在大家都在找你表達慶祝的時候你依舊保持清醒,非常謝謝你。

  古爾納:好的。謝謝你。再見。

  史密斯:我希望我們下次有機會再多説一些,但現在我要祝賀並且謝謝你。

  古爾納:謝謝,非常感謝。謝謝你!

  史密斯:祝你今天好運。

  古爾納:再見,再見。

  史密斯:再見。

點擊進入專題:
2021年諾貝爾獎

責任編輯:朱學森 SN240

新浪快遞國內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-052-0066 歡迎批評指正
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4000520066
舉報郵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© 1996-2021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